首页 > 微商资讯 > 外媒眼中的中国“下沉”市场

外媒眼中的中国“下沉”市场

ccroc1 微商资讯 2019年07月08日

去年,主打廉价的拼多多美股上市,一瞬间似乎所有人都开始关注“下沉市场”。美国知名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也对中国广东省的农村地区进行了走访,并撰文认为:智能手机、无线网络的普及,加之微信、抖音、拼多多等应用程序的流行,已经大大改变了中国农村地区的生活方式。

以下是该文章的译文,投中网略有删改。

28岁的余女士(音译)在深圳工作就快十年了,去年,她还是回到了家乡,一个位于广东省清远市连山县吉田镇的偏远村庄。在深圳的日子里,她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有的在工厂,有的在办公室,每天都要工作很长时间。回老家后,她开了一家不怎么起眼的网店,向远近的顾客卖起了茶和野生蘑菇之类的土特产。

余女士决定回到老家,这个举动放到几年前来看,会令人十分惊讶。当时,数以亿计的小镇青年都在逃离家乡,去城市寻找好的工作,见识下精彩的世界。然而现在,智能手机的价格已经很便宜,政府在推动贫困地区实现网络覆盖,这些正在改变年农村居民日常消遣和消费的方式,也创造了一些新的机会,吸引那些在城市打拼的人们回到家乡。这个趋势目前虽然仍显微小,但也在为诸如阿里巴巴、字节跳动、腾讯以及其它拥有社交媒体、移动支付和电商应用的互联网巨头公司,打开了新的市场。

比如,微信如今已经无处不在。“在这里,微信是做些事最高效的方式了”,余女士说。余女士的村子位于连山县,县里的人们越来越多地开始网购,从网上买各种大大小小的商品,网购几乎都是通过移动设备进行的。

聂女士(音译)住在连山县一个更大的镇里。去年,她花了近三万元——大约是家庭收入的四分之一——网购了一台冰箱和一个手表,分别送给了父亲和丈夫。聂女士在献血站工作,她的父亲和丈夫都是当地的公务员,算是当地收入比较高的群体。

中国有13亿人口,其中5.8亿人生活在农村地区。根据官方报告,在农村地区,约有2.22亿人会定期上网,这一数字在过去五年中增长了25%。在很多小村庄和小镇,包括余女士的家乡吉田镇,青壮年都搬去了城市工作,主要居民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儿童,但即使是在这些地区,互联网的使用也在攀升。近期,对距离深圳车程5小时的连山县进行了走访,通过走访我们得以了解,像余女士这样的返乡人群——以及他们在大城市养成的上网习惯——正在如何帮助中国贫困的地区大变样。

村里的“企业家”

连山县位于中国广东省的西边,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虽然连山县比中国许多农村地区都要富裕,但在广东省仍算是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连山县的吉田镇大约有300多户居民,这些居民几乎都姓余,但没有直接的亲戚关系。村里有个木材厂,是当地雇佣员工最多的企业。

余女士开的小店,在村子中心附近的位置,店面就是一间房,柜台是一个传统的中式深色木茶几,余女士穿着蓝色的阿迪达斯运动衫和修身牛仔裤,在柜台后面盯着自己的零售小生意。店面的租金是每月1800元,贴墙放着的货架上,摆满了当地特产,包括茶叶、自制豆腐皮、红薯干和野生蘑菇。

大部分商品的销售,是余女士通过个人微信账户在线上进行的。余女士会建立微信群,让微信上已有联系人知道她的小店,借此来推销和销售自己的产品。现在,余女士已经积累了2000个联系人,其中许多已经是常客。她说,她会把在售产品的图片发到朋友圈,每天发5次,甚至也尝试过在抖音上发布短视频,但成效不是很大。

顾客会在微信上直接转账给她,并给到收货地址。之后,她会将产品打包好,步行几分钟至附近的物流服务站寄快递,快递公司会将货物发给买家,有的买家远在在数百公里之外的地方。随着网购的兴起,一些快递公司成了周边的最大企业,创造了许多新的高薪工作。当地居民说,在快递公司工作,是收入第二好的工作,排在政府工作之后。

农历新年前是旺季,那时余女士每个月能卖出一万多元的商品。扣除费用后,她大概能赚3000元上下——大约是当地的平均水平。她说,现在比在大城市时收入低了三分之一,但生活成本也低了不少。

余女士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根据官方数据,去年农村地区的网店数量,达到了近1000万家,比去年增加了200万家。商务部曾预计,2017年,在线零售额增近了近40%,达到1.24万亿元。

原文链接:http://passionedu.net/cyzx/911.html

声明:本网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本网站微商在线(http://passionedu.net/)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592932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赞一个 (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