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商报道 > “家务重新分工”流动时代家庭分工需要改变

“家务重新分工”流动时代家庭分工需要改变

ccroc1 微商报道 2019年10月26日

  小丁与妻子分居了。尽管两人同在广东东莞打工,但小丁以工作为由住进了公司提供的宿舍,把妻子和两个孩子留在了城里的出租屋。近日,记者采访多个农民工家庭发现,对于举家进城,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由家务问题带来的“后院起火”显然超出了他们预料。(10月24日《工人日报》)

  千姿百态的社会流动,改变了许多人的生存生态;“家务重新分工”投射着社会变迁的集成影像,成为农民工从乡土社会进入都市社会之后必须在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上经历“转型的阵痛”——在社会分工已经发生改变的情况下,一些农民工依然没有及时地对家庭分工进行调整与改变,在不知不觉中“慢了一拍”,成为一种“文化堕距”现象。

  “男主外,女主内”作为一个约定俗成、心照不宣的家庭公约,不能脱离传统社会的社会背景。在过去,男性超额地承担家庭的经济功能、社交功能、保卫功能,对其他的家庭功能包括做家务形成了替代效应;现如今,女性也同样承担了家庭的经济功能,越来越多地参与社交,由于文明和法制进程,男性的保卫功能也逐渐在下降。在这样的格局下,将家务劳动的压力和责任全部抛给女性,显然不够合理。

  “家务重新分工”成为一种“阵痛”,源于一些农民工不愿意突破自己的舒适区。上班回家身心疲惫,想休息放松一下无可厚非,却不能将家务劳动的“包袱”全部丢给妻子。一位懂得体谅妻子、愿意分担承担的丈夫,自然会增强和妻子的亲近感和凝聚力;而在做家务的过程中,丈夫与妻子也可以多一些互动和交流。像农民工小丁那样变相逃避家务,难免会导致夫妻之间出现“碎片间的缝隙”导致夫妻关系的紧张甚至破裂。

  不愿意分担家务劳动,根源于一些人对家务劳动缺乏价值认同。一些农民工认为,家务劳动都是琐碎的小事,没有多大的意义;家务劳动也没有多少价值,对妻子的辛苦与付出,他们选择了忽略和漠视。伴随着女性权利意识的觉醒与增强,对于不合理的家务分工,她们也会表达自己的不满,也会进行博弈与抗争。

  “家务重新分工”的背后,隐伏着人们对重塑家庭关系的权益诉求。一些农民工认为,男性做家务丢人、没面子、低人一等,是缺乏家庭地位的体现;这种迷恋性别权力、家庭权威的传统观念,与平等、公平的现代化理念发生了激烈的碰撞。那种认为家务劳动归妻子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文化堕距”,不可避免触碰了女性关于利益、权利和尊严的敏感神经,从而引发家庭矛盾与纠纷。

  身处变革时代,“家务重新分工”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对待“家务重新分工”的态度,测量着农民工对妻子、对孩子、对家庭的温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原文链接:http://passionedu.net/qzgl/5952.html

声明:本网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本网站微商在线(http://passionedu.net/)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592932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赞一个 ( )

标签:家务   家庭

相关文章